每天都要对着窗外大喊三声唐昊我宣你。介绍见链接咯。


昊皓。一束光。

   *OOC有


   *私设多


   *这是大人们乱搞的肮脏世界哦。

   

   *隐一些奇怪的东西,看看评论你说不定会明白。

    



    刘皓很喜欢晶莹剔透的,带着光芒的,闪亮的。漂亮的东西。

    

    

    他的房间里有很多闪闪发光的小石头,或者是一些玻璃瓶子。他会小心翼翼的把他们擦拭干净,摆放在他靠窗的书桌上。挺漂亮的,看着赏心悦目。没有人问起过这件事。

    

    

    但是就因为没有问过,刘皓自己也没有说过。他除了喜欢这类型的东西,也喜欢这类型的人。

    

    

    比如说叶修,那个满身荣耀的,光。

    

    

    当初的叶修就像是一束光一样照进了刘皓的内心,温暖舒适。但是在这束光一寸寸从刘皓的心间抽离时,痛彻心扉。

    

    

    那个时候是对叶修抱有怎样的感情呢,他也说不清。或许也就是像收集那些小东西一样的心情吧,并且还抱着一些孩子气的心情。得不到就要毁掉的心情。

    

    

    不过他刘皓可没有傻到会吊死在一棵树上。来到呼啸以后,他也在寻找着一束光,支撑着他那一点可笑念想的一束光。

    

    

    他想着。拿起手边一个淡黄色半透明装着半瓶水的玻璃瓶。做工并不好,玻璃有一点点薄厚不均。拿在手里挺厚实的。

    

    

    将瓶身放到左眼前,闭上右眼。好像世界都染上了暖暖的黄色啊。透过玻璃瓶子,好像什么都看不清,却又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

    

    

    所有的东西好像都变了。转移视界,看到一张呼啸的合照。最闪眼的人是唐昊。照片里的那个人好像是头一次撇去了生来的戾气,微微勾着嘴角。

    

    

    一下子脑海里好像被唐昊这个人占满了。他以下克上的时候,他认真训练的时候,他教训队员的时候,甚至是他一脚踢飞矿泉水瓶的时候……。有点可爱,有点,闪着光。

    

    

    从冷板凳上挺直了脊梁站起身来成为第一流氓。这个人,好耀眼。刘皓想着。

    

    

    是一束崭新的光。没有照到他开着窗子的心房中的一束光。要不要让他充满自己,决定权也在他自己。

    

    

    现在是早上六点四十七,没有意外的话呼啸起床了的人只有他一个。刘皓转了个身蹲下身子伏在还没睡醒的队长的床边。看着他睡颜。

    

    

    其实刘皓一向是个脑子里脏的要命而且做事不计后果的人,不过他一般都会尽量把后果减到最小。他想做的事,虽然一般都不是好事。他不管,反正就做。

    

    

    现在也是一样,他有件想做的事。

    

    

    或许是好奇心在作祟,他想做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

    

    

    如果用口活把唐昊弄醒他会是什么反应,真好奇。

    

    

    刘皓笑了,弯起眼角上扬嘴角。笑的很开心的样子,笑的纯真的样子,笑的没有一丝杂念的样子。可是事实全都恰好相反。

    

    

    因为是个大热天,这群身强力壮的青年们根本不想盖被子。唐昊这种毛毛躁躁大大咧咧的类型更开放,就穿了条裤衩。

    

    

    刘皓伸出右手食指素白的指尖往唐昊两腿之间微微鼓起的地方探去,轻轻戳点了一下,带着晨勃应有的微微硬度。还有点要从前端开口跳出来的趋势。

    

    

    他又凑近了些,往刚刚指尖触碰的地方轻轻印下含满不明意味的一吻,在几乎没有什么声音的房间里响起有些突兀的一声啾。

    

    

    见唐昊并没有要醒的趋势,刘皓变得更大胆了一点。伸手缓缓拉下他内裤的前端就只见精神焕发的小唐昊跳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做这种事,只是想做所以做。

    

    

    看着紫红色的柱状物,他滚动着喉结咽了口唾沫。压低嗓子说了句打比赛之前会向对手说的。"多指教啊唐队。"

    

    

    这种感觉让他异常的兴奋。给他人口交的感觉并不好,不过现在是他心理上的快感占据了大多数。好奇,好奇自己的队长醒来会是怎样的反应呢。

    

    

    右手撩起过了耳际的细碎发丝,俯下身子伸出舌尖绕着前端打转在含住前端轻轻吮吸,动作透着说不出的熟练和淫荡感觉。随着动作一股浓烈的麝香味道直冲鼻腔。

    

    

    刘皓在脑子里努力回想着那些AV里的女优是怎么做的,他的学习能力一向不差。顿了顿,顺着柱身轻吻舔咬的动作向下延伸到根部,再从底部往上又从顶端一口含入一小半。

    

    

    津液顺着那根流下来,在窗外的阳光照射下亮晶晶的。顺着痕迹全数舔去,沾上液体而支楞着的几根黑毛划过刘皓的脸颊。

    

    

    努力动作着的人又往里收起些自己的门齿,再往里吞入些发出"滋啾"一声淫靡的水声,粗糙的舌苔磨蹭着暴起的青筋使口腔与对方的紧密贴合。

    

    

    七点还差六分钟。刘皓想的只有下颚好酸。唐昊想的只有好爽。

    

    

    其实唐昊的潜意识早早的就有反应了,只是在现在。临界点才醒过来。彻底缓过神来就只有被自己射了满嘴的刘皓,被惊讶的视线注视着的人也并没做出怎样反应。

    

    

    刘皓那张清秀的脸上都是一些星星点点的白色浊液,有些魅惑的探出舌尖舔掉唇边的溢出。含着并没有完全吞没的精液含含糊糊的开口。

    

    

    "唐队,早上好。"

    

    

    ……

    

    

    窥伺着门内情况的人随着他右手的动作有些急促的喘着气,释放出来在手心之后靠着墙壁瘫软下来坐在墙边。

    

    

    

    "好想给队长和副队一记伏龙翔天哦。"随着他细碎的自言自语,还是保持着瘫坐的姿势轻轻扣上门,悄无声息的想要得到一束光的垂怜。

    

    

    

    END。

    

    

    

    

    我最近真是越来越病了……………………(。我自己写出来的东西我不知道感觉怎么样。觉得有什么地方要改进的,拜托在评论说一下啊。

评论 ( 18 )
热度 ( 74 )

© 少誉嗡嗡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