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都要对着窗外大喊三声唐昊我宣你。介绍见链接咯。


[钟楼/孙楼/义斩楼] 五颜六色的他。

    楼冠宁生贺——520提前祝一下快乐哦楼少。

    为了赶上520才急急忙忙赶出来的作品,随便看看就好。


    *私设多。


    *OOC有。


    *大家一起来亲亲楼少吧!


    楼冠宁一向这么低调。也就是开着Volvo V40在路上晃到俱乐部里,他可不想边开车还听着一旁市井小民指着他脊梁骨骂土豪炫富。

    

    

    哼着悠扬的小调子一脚踏上两级台阶轻轻松松,虽然也不至于像小孩子过生日一样高兴的活蹦乱跳。他心里还是有着身为个年轻人应有的兴奋和……。不,没有期待。

    

    

    他们家里有钱啊,从小别人还没尝到的义斩五壕就已经玩腻了。自然现在长大了能把任何东西变着法儿给你翻出个花来。

    

    

    比如他们之中任何人的生日,当然不能放过啊。吃蛋糕开派对?早玩腻了。

    

    尝过的人才知道那滋味儿倍儿爽。事情大到能给你用全市的电力系统调整一条街的电灯拼出个生日快乐,小到能在你吃牛排的时候糊一块蛋糕在你的意大利面配菜里。

    

    

    楼冠宁只觉得这一天他妈的就是灾难。

    

    

    训练室的门虚掩着,他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伸手一推门却没把身子探进去,推开了门却也没发现门顶上放了个鼠标什么的。

    

    

    咱楼少一见没人yoooo那敢情好。晃着步子大大方方走进去门一关就被躲在墙边的邹云海拿个眼罩往他眼睛一蒙,世界就黑了。

    

    

    然后大概能听到钟叶离娇俏的笑声,孙哲平从鼻间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嗤笑,文客北邹云海顾夕夜仨小子嘻嘻哈哈的摁着楼冠宁的胳膊腿。

    

    

    "我操你们几个还学会阴队长了啊??"楼冠宁再怎么反抗无果也不能任他们摆布不是,语言反驳还是得放两句的。

    

    

    " 寿星闭嘴。"不知是谁这么说了声就还顺势手指屈起拿关节处捅了楼冠宁侧腹,看不见的情况下感觉更强烈。怕痒也是楼冠宁一个挺致命的弱点。

    

    

    孙哲平挺配合的从旁边抽来一把平时训练坐的椅子,仨小子死命把楼冠宁往椅子上摁。又麻利拿绳子把他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才拿开头套。

    

    

    "生日快乐!"

    

    

    楼冠宁坐稳后晃了晃脑袋就听见一句参差不齐的生日快乐。下意识想要接一句"谢谢"却被自己黑暗的视界又提醒了这不太对。

    

    

    "你们??就这么对待寿星??"楼冠宁几乎是吼出来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楼少爷还没被人这么绑架似得对待过呢。

    

    

    "因为我们要给冠宁哥一个大——礼物哦!"钟叶离的声音里是抑制不住的兴奋,楼冠宁叹了口气没做声一副任君处置的样了。况且他还不知道这群人的尿性,肯定有阴谋。

    

    

    "那谁先来啊??"文客北插了句话。

    

    

    "叶离先上叶离先上!亲过的地方就不能亲了啊!我们要关爱女孩子!"顾夕夜起了个哄。

    

    

    "……亲什么啊??"楼冠宁作为唯一一个毫不知情的人觉得特不爽,这群家伙不知道又在打什么歪主意。还、还亲?? 钟少知道了不得杀了他。

    

    

    楼冠宁就听见钟叶离几声唔唔嗯嗯有些犹豫的声音,还有高跟鞋哒哒在地上的声音。左脸颊有一小块地方有点暖暖的,润润的。

    

    

    "Yoooooooooooo."瞬间就一阵起哄声响彻训练室,就不知道这群家伙脑回路是怎样。几个人也能玩的这么High。

    

    

    不过楼冠宁是彻底的脸红了,自己却没自觉的装出镇定的样子出言逞强。"下一个谁啊。"义斩众人看着他这幅模样想笑又不敢太大声,一个个笑的肩膀耸动发抖。

    

    

    钟叶离圆满完成任务之后不出声的把一直旁观着的孙哲平往那边推。孙哲平稍微有点愣往后挑着眉梢看了眼,不知道是想说"下一个是我?"还是想说,"也有我的份?"

    

    

    她就含着笑意点点头,说出了对于自己之后下一个人的特殊要求。像是给楼冠宁判了死刑。

    

    

    "跨坐,要跨坐啊!要那种感觉!我们都懂的!"义斩众人已经有的忍不住笑出声音来,不得不感叹叶离这小妞跟他哥真是一个模子出来的古灵精怪。

    

    

    孙哲平没说什么,手一伸就按上楼冠宁的膝盖把他两腿并拢。顿了顿动作又伸手环住对方脖颈张开双腿坐在他大腿上。

    

    

    "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文客北表示自己不太能接受那种场面,哈哈的笑着拿手一遮脸透过指缝观察情况。钟叶离拍了两张照然后对着手机屏幕点了点头。

    

    

    正值初夏时期的年轻人们就已经迫不及待要穿起短袖了,不过楼冠宁也还好只是解开了两颗扣子再挽上衬衫袖子到肘关节。

    

    

    孙哲平低低头,有点温热的鼻息扫在楼冠宁脖颈周遭。楼冠宁脖子还挺长的。脖颈抬起就突出喉结,低下就突出后方反骨。说实话是很好看。

    

    

    只觉得脖上血管处被狠狠的吮了一口,自己身上压着的力量就消失了——孙哲平亲完了当然要起身。咽了口带着微咸汗津味的唾沫对看的目瞪口呆的义斩众点点头,唇角勾起一抹似是挑衅的笑。

    

    

    "圆满完成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啊。"

    

    

    "…………。孙前辈帅气,豪爽。"义斩众人只得竖了竖大拇指。

    

    

    猜猜楼冠宁现在怎么了咯? 答案是羞愧致死。又什么都不敢说生怕带点儿颤音,但作为领导人物表面镇静他一直都有。

    

    

    顾夕叶邹云海文客北三人都是额头颊鼻尖右脸这种没什么爆点的地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文客北犹犹豫豫要往楼冠宁脸上下嘴的时候按头小分队出动——文客北就这么亲上楼冠宁的嘴角。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钟叶离当时就急急忙忙想要拿出手机拍照但是文客北很快反应过来就追着罪魁祸首邹云海满屋子打。

    

    

    最后楼冠宁真的是要坐不住了,感觉特别难受。麻麻痒痒的奇奇怪怪的感觉充斥整个脑海,骨头也有点酥酥的只觉得握不紧拳头。

    

    

    "哎哟我来晚了那群老家伙硬是不放我走。"训练室的门突兀一声响,就听到进来的人开始解释自己的情况。

    

    

    声音就是那个欠揍的家伙没错,不是吧这事儿他也要来参一脚。楼冠宁觉得有点绝望。

    

    

    "你可来了啊,快点快点啊就差你了上吧英雄!"他们几个人一起拥着钟少就把他往楼冠宁身上推。

    

    

    "嘿嘿嘿。老楼那我就上了啊。"钟少果真不负众望,猥琐笑了几声之后还要打个招呼才给楼冠宁一个痛快。

    

    

    "那你倒是快……。"话被堵在了嘴里,剩下的全都吞回肚里混着这个吻一起,可让楼冠宁有的消化。

    

    

    Chu——。这是一个唇碰唇的亲吻,也有湿润的地方相接。大概几秒之后才分开,一时无言。

    

    

    "哦哦哦哥你真是勇士!!!"钟叶离挥着手机第一个兴高采烈的发表议论。顺手拿起一旁的礼花筒就往还未完全分离开的两人身上打了个五颜六色。

    

    

    楼冠宁生日的今天,也是五颜六色的。

    

    

    

    ==============[。

    

    

    "什么??原来不一定要用嘴对嘴亲的??"钟少事后看到那些照片才知道这个事情,惊得要跳起来。

    

    

    "哈哈哈是啊钟少你真有牺牲精神哈哈哈。"几个人哈哈笑得开心,纷纷拍拍钟少的肩膀以示安慰。

    

    楼冠宁在一旁拽拽的把手插在裤口袋里,砸吧砸吧嘴。嘴里感觉好像,涩涩的。手肘对着钟少一捅就顺口一问。"你刚喝红酒了?"

    

    

    "当然要喝啊我刚应酬赶来的,你怎么知……"钟少话说到一半就明白了什么,赶紧拿手背遮着脸不继续说下去。

    

    

    训练室里的人笑的更癫了。



                                                                  END。


评论 ( 7 )
热度 ( 160 )

© 少誉嗡嗡叫。 | Powered by LOFTER